八月
紫瞳日記(一)

2015年8月24日(陰氣盛)下午七時三十分

從未想過自己會寫日記。不過之前有個網絡作家訪問我和軒仔,還將故事放到網上,我就覺得寫作是件幾有趣的事。我聽說人的記憶很奇怪,會將每個經歷連在一起,久而久之,就會視之為因果關係。所以我希望將最直觀的看法記下來。

昨天在半山區有宗生意,主顧是某中等富戶,他說女兒患了怪病。

主顧的助手約我下午六時半先在太子大廈會面,然後駕車載我到主顧的家去。我本來反對,助手說主顧堅持要那個時間做事。如果是中邪的話,有常識的師傅都盡量不會日落後做事。可惜的是,現在很多自稱「師傅」的人也沒有足夠的常識做事。

主顧的屋子是幢大宅,大約一萬平方呎,有花園有泳池。雖然位於山林,我沒有發現可疑的地方。管家是個老派人,對我很客氣,實在罕見。我服務過許多有錢客人,他們的傭人異常地沒有教養,丟盡了主子的臉。

我先和主顧見面握手,他說是他的御用風水師傅介紹我的。我知道那師傅其實是個神棍。我認識很多神棍。他們平時只想混口飯吃,出了大事就找我解決。寒暄幾句之後,我就問主顧的女兒病了多久,他說一個月左右,看了許多位醫生也找不出理由來。

之後他帶我去二樓女兒的房間。我依然看不出房子有甚麼問題。

女兒的房間比我的房子還要大,放滿了毛娃娃。女孩坐在書桌前做功課,有個馬姐坐在一旁搖著紙扇。大熱天時,這房間偏偏沒有開冷氣。女孩跟她爸爸打了聲招呼,叫我「哥哥」。我走近去,原來她並非在做功課,而在繪畫,畫的是個雙頭單身的人。我問她最近如何,她說沒有上學在家裡很悶。我又問她畫中人是誰,她說是朋友。女孩的臉蛋沒有異樣,我正想檢查房間之際,一個中年貴婦走進來。主顧介紹是他的太太。她的目光在我臉上巡視了好幾回,說了一句「這位師傅好年輕啊。」言下之意,是指我沒有經驗。

「他可是鄧師傅介紹過來的。」主顧說。

太太「哼」了一聲,我將靈力聚在眼睛,再凝視她。她驚呼一聲,退後了半步。這招將眼睛變紫的伎倆真是萬試萬靈。不過,我在房間依然看不出甚麼問題,最容易依附邪物的毛娃娃也乾乾淨淨。

在走廊我問主顧,究竟他的女兒有甚麼問題。他說八時的時候我就知道。我看看手機,還有四十五分鐘。於是我在客廳寫下了人生第一篇日記。

同日,下午九時

七時四十五分左右,主顧打斷了我的寫作。他說他希望女兒病發的時候,我可以做些儀式,可能燒些符咒,亦或唸經祈禱。

我問為甚麼。他:「我要太太安心下來」。

我問要安甚麼心,主顧的臉紅起來了,我猜平時很少人會這樣出言頂撞。

他正想回答,樓上傳出尖叫聲。我們倆跑到女兒的房間,只見女傭一臉驚恐,退至門旁。主顧推開女傭,等我們進房後,即關門上鎖。

剛才還在繪畫的女孩,現在目露凶光,拿著檯燈揮舞。

不過,我依然看不出她有甚麼問題。不,她一定有問題,然而不是我範疇可以解決得到的問題。

女孩先扔檯燈,然後是畫板和其他畫具,主顧看來已習慣了,而我則給一支畫筆扔中肩頭。

我們兩人合力將她按在床上,主顧從牆角拿出一綑麻繩,縛住女孩。她不斷掙扎,口中髒話不斷。

房間響起一陣敲門聲,我想開,但被主顧阻止。「快開門!」我聽出是太太的聲音。

主顧說:「請李師傅做些儀式就好,拜託你了。」他眼泛淚光。我心中一軟,就在他開門時將靈力聚於眼睛,太太那時見到的是深紫色的雙瞳。我口中亂唸一通,手指虛點女孩的額頭,過了良久,她終於平靜下來。

太太握著我雙手,連說:「謝謝,謝謝!」眼神卻跟女兒的一模一樣。

我第一次當神棍。

事後,我和主顧到了書房,我質問他明明女孩有其他問題,為何要欺騙太太。他沒有回答,從酒櫃上取出一瓶白蘭地,倒了一杯,一口喝盡。

「你的女兒患了精神病?」主顧點點頭,精神萎靡,連身體似乎也縮小了。

「太太她接受不了?」主顧沉默一會,答:「是遺傳的」。

我離開大宅時,主顧付了酬金。我點點數,比約定多了兩萬塊。

「明天你會再來嗎?」他問。我搖搖頭。

神棍當一次就夠了。

About the author

歡迎大家來臨講故佬。 我是安少,愛聽故事,講故事,寫故事。 大學時代曾寫過一陣子小說,但因種種原因,而放下了筆。當年缺的,就是恆心。 今日重新上路,希望可以一周一篇,覆蓋的題材是武俠、靈異和驚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