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著散工的遊野鶴,喜歡陰陽怪氣的文字。見識過不少地方,最後還是不得不留在香港這個文化地獄。

因緣際會被拉扯入了講故佬,講的是前塵往事。

希望大家喜歡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