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寫愛情,寫夢想,寫散文,寫小說,是一個經常寫作離題的一個人,偏離軌道是我的獨特風格,我不為金錢不用商業化的陳調腔詞不用艱深的文字寫作,我只寫我認為該寫出來的文字。